感受英国高端养老院的一天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9-30 09:33

  英国曾经一度以较完善的养老体系闻名,然而如今的现实是,英国养老院收费高昂,而英国普通家庭为老人提供全时护理也很艰难。无论是老人、子女还是医疗系统,都对老年人的护理问题一筹莫展,BBC甚至称“这是个无人能解决的问题”。中国养老能否从寻找到一些灵感或者从中意识到一些需要规避的问题,请大家自悟吧!

  英国东湖养老院是Anchor集团旗下的一家非营利性养老院,位于萨里郡的戈而达明镇郊外,目前共有52位老人。据养老院院长Linda介绍,这里每一位老人的衣物都是单独分开清洗的,这看似事小,却不简单。

  “当然,衣物混在一起洗简单多了。但换位思考,要是我自己住在这里,我会得到怎样的服务呢?我们养老院提供的是特色个体服务,老人们都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养老院的一天是从早晨7:30开始的。那时,所有护理员都已到岗并开始一天的工作,有医护需要的老人首先得到照护。

  驻院老人的情况不一,一些是认知症晚期,一些是癌症晚期,一些则行动不便,或有视力问题。入驻的基本是八九十岁的老人,年纪最小的一位是六十多岁。早上总是很忙碌,很多老人需要护理员帮助洗漱和穿衣服务。早餐在9:00,分设在四个不同的用餐区。

  早饭时,有些老人喜欢坐一起,也有老人喜欢独自一桌。一些餐桌上老人们会高谈阔论,像在咖啡馆或餐厅一样。

  “看看,你弄得多乱啊”

  而另一些餐桌上则是安静的,这反映了年老后大脑反应功能的老化。很多老人变得思维模糊,不知道怎么交流。会有老人问:我们这是在养老院吗?

  养老院最受欢迎的锻炼大脑的活动是唱歌,早饭后护理员弹起钢琴,带领老人们唱起一些经典老歌。

  有一半以上老人参加了唱歌活动。91岁的Dadly是一年前入住的,她说“我很喜欢唱歌,最喜欢那些电影歌曲。我们会唱不同的歌。”

  Dadly做过髋关节移植手术,行动不便,还患了肠癌。丈夫去世前的两年也是在这家养老院度过的,后来她也选择来到了这里。

  她对养老院评价很高,说这里活动丰富,食物也可口,护理员和蔼可亲,这些都让她爱上这里。“真的,不管你想要什么,他们都会帮你做到,哪怕是半夜,他们也一样会满足你的需求。”

  院里每位老人都配有一个警报器随身佩戴,而且床头也配有一个,便于老人有需求时随时随地呼叫。

  “这让人很安心。不过我从来没有用过。”Dadly奶奶说。“我夜里喜欢看看书,感觉很安全,夜里也有护理员随时查房,看我们是不是有需要。”

  一只黑猫悠闲地在活动厅沙发上休息

  东湖养老院的设施和安排更像是一家现代化宾馆,餐厅,大堂,套房,相同的房间摆设,看久了会有些审美疲劳。

  一位老人就说她不太喜欢这里的规矩和安排。“他们总喜欢每天安排我做什么。”她抱怨道。

  但其他人却觉得这里很舒服。91岁的Joan是六个月前住进来。她排队等了好几年才轮到,期间她还拒绝了去另两家养老院,就一个人待在家里,终于轮到她了,也如愿住进来。

  她说:“我一个人住太孤单,很多事情都不太能自己做了。住进这里后,有人聊天,有活动参加,有人帮忙,很好。”

  所有搬到养老院的老人都面临着付费问题。Joan在附近的村子有一套自己的公寓,也有不少积蓄。她要为自己的养老院生活支付所有费用。(注释1)东湖养老院对自理护理费的老人收取每周1000英镑的费用,而有政府补助的老人则每周付费539英镑。

  Joan说,“这可是一大笔钱,我担心我的积蓄到时会不够支付这里的费用,但是我又觉得住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其他老人就没有这样的担忧,比如Jessamine,今年94岁,双目已经失明,老伴也离世了。她说:“我把房子都卖了,我儿子也做房子投资项目。他告诉我,说我可以放心地在这个养老院住到120岁了。所以我一点不担心。花自己的钱给自己养老,很正常啊!”

  午饭后,老人们会开始做一些活动。养老院组织的活动比较多,有做糕点,有拼字游戏,猜词游戏,手工针织,天气好的时候去花园做些园艺活。养老院还会带长者们去社区活动中心,去海边,或带他们去当地的学校看演出。

  长者们坐在活动室里一起配合音乐做手脚活动

  养老院的夜晚安静了很多。老人们都准备休息了,有看电视的,有聊天的,护理员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陪老人们聊天。

  Doug今年89岁,喜欢安静地待着。虽然言语表达已经不太顺畅了,但是依然不失幽默。

  一位护理员告诉他记者想要问问他住在养老院的感受,他眨了眨眼,答道:“那我肯定会说这里太差劲了。”

  道格的真实回答却是:“我在这里很开心。”

  在英国,共有40万老人住在养老院里,东湖养老院在所有养老院中属高端级别。东湖养老院符合“英国护理质量委员会”的五项重要质量指标。这指标并非所有养老院都能达到。(注释2)Linda说,“养老院的收费不一其实是个难题,我是觉得政府的养老补助太少了。毕竟我有80个员工。要是我们没有完全自理护理费的老人们入住,养老院的存活都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