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服务业准备好了吗?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3-11 08:55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家庭服务的需求与日俱增,特别是京津等大城市,市场广阔。日前,我省人社厅与北京市人社局达成了家庭服务业的合作框架协议,迈开了进军京津市场的步伐。在对接京津市场中,我市家庭服务业还有哪些短板?将如何作为?日前,记者就此进行了探访。

 

    中高端人才尤其短缺

 

    40多岁的孟路花是我市小有名气的月嫂,慕名邀请她的客户络绎不绝。

 

    孟路花原是下岗失业人员,曾经在一家企业工作过,决心从事家庭服务业之前也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我以前的同事怕被人瞧不起,宁愿在家里打牌都不愿意当保姆。我现在做月嫂每月也有了六七千元的收入。”

家政服务业准备好了吗?

 

    随着家庭小型化、人口老龄化和生活现代化的不断发展,市场对家庭服务业的需求呈较高速度增长的态势。

 

    市人社局就业促进科负责人介绍,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市家庭服务业企业有200多家,从业人员3万多人。从业人员年龄结构总体偏大,学历偏低,多数在40到50岁,主要来源于农村和一部分城镇失业人员。近年来,有一部分新毕业的中专生也进入了这一行业。

 

    郝秀芹是家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经理,她的公司员工有近3000人,主要从事保洁、月嫂、保姆等工作。她告诉记者:“招不来合适的人,公司有中专学历的只有两三人,招来后流失严重,是很多家庭服务业企业面临的困境。”

 

    同时,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目前80后、90后的农民工在逐渐疏远这个行业。她们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加上后期的专项培训服务,拿到中高级证书并不是什么难事,月薪能维持在5000元到9000元之间,但她们却大多不愿意从事这一行业。

 

    市场呼唤专业化服务

 

    “我家刚从一个家政公司请了个中级月嫂,一个月6000多元。但感觉她的知识不够专业,和家里老人的理念没什么差别,新生儿护理知识还不如我了解得多。”市民苏女士说。

 

    从业人员中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农村的阿姨大妈们。这一群体中的大多数人,在专业技能水平等方面存在较大不足,所能提供的服务较为单一和粗糙。这使得家庭服务业整体上还处于比较低端的层次,难以满足现代家庭多样化、高品质的需求。

 

    记者在探访中发现,现在的家庭服务公司大都是中介制,主要是负责牵线搭桥、收取中介费,有的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只是对服务员进行简单培训,甚至不培训就直接上岗。

 

    现在家庭服务业早已不再是简单的洗洗衣服、做做饭,无论是照顾婴儿还是护理老人,都要求有专业的知识。郝秀芹说:“我们公司早在2008年就开始向北京输送家庭服务人员,北京市场大,但要求也高。能输送出去的人还是有限的。”

 

    内业人士认为,菲律宾的“菲佣”之所以能够在国际上叫响,与其专业化关系密切。家庭服务业要发展成为一种有分量的产业,就必须走专业化道路。

 

    政府需加大培训力度

 

    打扫卫生谁不会?做饭谁不会?只有把这些简单的事情标准化,才能推动家庭服务业向产业化方向发展。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不少从事家庭服务业的企业大多管理粗放,人员流动性很大,越是“短平快”,要求迅速见效,不重视对员工的技能培训,就越会陷入“招人难”“留人难”的恶性循环。

 

    “同样是月嫂,为什么有的人一个月可以拿七八千,有的人只能拿两三千。知识改变命运,技能改变生活,就是这个道理。”郝秀芹说。

 

    市人社局就业促进科负责人说。“政府一直在加大对家庭服务员培训的扶持力度,从2012年开始,每年都有近万人取得从业资格证。去年,我们人社部门就举办家庭服务业培训80余期,参加培训约5000余人,实现就业2000余人。”

 

    据了解,我市将大力加强家庭服务员培训输出基地建设。去年我市根据《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发展家庭服务业的意见》出台了实施意见,提出全市要建设1家以上省级、2家以上市级、10家以上县级示范性家政服务员培训输出基地,年培训输出合格家政服务员2000人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