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保姆市场,风险重重?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3-20 13:21

家政保姆市场,风险重重?


家政行业有两种合同形式,一种是双方合同,另一种是三方合同。双方合同的主体是家政公司和雇主,这种派遣制合同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还有一种三方合同,主体是雇主、家政公司和保姆,家政公司可能会通过免责条款的方式来规避自己的责任

文|实习生 李礼

家政保姆李阿姨将装满开水的暖壶,放在客厅地上,就去厨房干别的活了。不料,2岁多的小雨爬到暖壶边,把暖壶扳倒,全身皮肤被烫伤。李阿姨见状,就把小雨身上的衣服往下拉,小雨的皮肤粘着衣服一起被掀起了,因为李阿姨没有应急处理的相关知识,小雨的皮肤遭二度受损,最后经医院检测定为十级伤残。

小雨的遭遇并不是个案。保姆带孩子玩“举高高”游戏,不慎导致孩子脚部受伤;保姆不慎将不到3个多月新生儿头部撞到柜角怕担责,隐瞒不说,导致孩子顶骨骨折三天后才被发现;保姆给孩子强行灌水导致吸入性肺炎;甚至保姆疏忽将2岁婴儿独自留在沙发上,婴儿不慎摔倒,导致颅脑损伤死亡……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案例。

近日,记者从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了解到,2009年至2013年间,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及辖区法院审理的家政保姆致婴幼儿伤亡案件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2013年审理的案件数量占五年收案总量的40%。案件涉及的幼婴儿中,7人不满周岁,2人不满3周岁,1人满3周岁;上述婴幼儿中,1人抢救无效死亡,9人受伤,大部分为骨折、烫伤等,多数需住院治疗。

2岁幼儿烫成十级伤残

2岁的小雨是家里的二胎,父母因工作无法照看孩子,特意在家政服务公司挑选了40多岁的李阿姨做家政服务,李阿姨平时承担起全职带孩子的家政工作。

2012年11月份,李阿姨在看护小雨过程中,将装满开水的暖壶放在客厅的地上,然后回厨房干其他活了。

在阿姨离开以后,小雨自己爬到暖壶边,把暖壶扳倒,热水洒在了他身上。等李阿姨听到声音跑出来时,看到烫伤的小雨也没多想,直接把小雨的衣服脱下来。李阿姨的行为导致小雨整个皮表层都严重受损,后将其送小雨送至医院进行治疗,小雨共住院治疗33天,经鉴定伤残等级属于十级。

小雨烫伤严重,且医疗费用很高,小雨父母找到家政公司索要赔偿,但家政公司称自己属于中介性质,拒不承担赔偿责任。无奈之下,小雨的父母只好将保姆和家政公司都告上了法庭。一审中,李阿姨出庭应诉说:“我挺辛苦的,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还有很多家务要做。我挣的工资也不多,家里也挺困难的,要是赔钱,我肯定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一审法院遂判决家政公司赔偿小雨各种损失,一共11.9万余元。

不满一审判决的家政公司决定上诉,还是主张自己只是中介,是介绍雇主和保姆认识,而不是直接派遣保姆去雇主家里提供劳务的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家政公司主张应该由保姆李阿姨承担责任。然而,一审判决后李阿姨却不知所踪,没有出席二审,雇主和家政公司也都联系不上她。

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审理人认为,小雨父母与家政公司、李阿姨虽签订的是三方合同,但是家政公司为李阿姨提供住宿,临时休息的场所和各系列培训,这证实家政公司对李阿姨是进行日常管理和培训,这个培训情况也能在网站上查询到。并且家政公司按月向李阿姨支付工资,由此可见,李阿姨属于家政公司的员工。据此,法院判决家政公司承担对小雨的赔偿责任。

“家政保姆在照顾幼婴儿时,致其受伤、伤残甚至死亡的案件时有发生,幼婴儿的监护人一定要承担起照顾、保护幼婴儿的责任,即使已经聘请了专业人员照顾幼婴儿,父母仍需担负妥善喂养、维护未成年人健康的义务。”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法官管元梓说。

年轻父母不能过度依赖保姆

“孩子年龄小,我们夫妻都是上班族,家里老人又没有时间过来帮忙照看,我们也不太懂,找保姆能够解决日常家务和接送孩子等问题。”年轻的妈妈彭爱对《方圆》记者表示了担忧。尽管每一次看到类似案件报道都会觉得心惊胆战,但她仍然只能选择雇佣保姆来照看自己的孩子。

彭爱代表了当下一类典型的年轻人,因为缺乏时间和经验,他们选择依赖保姆。但这种“依赖”却并不是万能的。

2013年6月,小明的父母与家政公司签订合同,由家政公司派遣王阿姨到小明家提供月嫂服务,小明的父母支付王阿姨月薪1万元,小明的父母称,王阿姨照顾小明期间,不听劝阻,多次给小明强行灌水,导致小明产生呼吸困难、口吐沫、咳嗽等一系列症状,被送往儿童医院住院治疗12天,经诊断为吸入性肺炎。